下午打球的时候,碰巧撞上了对面山上的云。顺手拍了下来发朋友圈,然后配文“老鹰捉小鸡”。一个朋友说像“老鹰与耗子”。

不知道为什么。反复看那张图的时候,脑子里浮现的总是小学上学路上的云朵。

十多年了当然也不记得那时候云朵长啥样,也许是一团白马?大家也知道,那时候相机也不普及,我要是想和大家分享今天看到了什么,全凭一张嘴,说什么大家就以为是什么。什么烈马,飞机,追逐狼群的绵羊。所以那会儿吹牛逼也比现在厉害。没有奇怪的东西,我的世界里只有这些,虽然我一样也没能亲眼见识到。

从我家到小学大约有七华里。我没有亲自测量过,这是大人们告诉我的,那会儿也没有知乎精神,不然估计也可以用自行车轱辘转几圈来算一算。虽然那会儿还懂一点数学,但我还是不想表现那么有学者潜质。

一到四年级我都是读的那家小学。

上学路有好几条,我们都愿意抄近路,但是抄近路是需要冒险精神的。

首先是一段碎石黄泥路,然后穿越一个火车桥洞,然后是两本书长宽的小路。小路其实是塘垄,两侧是大水塘和一条小河。下雨天的泥泞倒是可以接受,冬天小路上要是有水结了冰,我看过不止一次同行的伙伴因刹不住车冲入结冰的水塘中。最后的关卡是一间住了一个疯女人的小屋。你可以尖叫着快速从屋前冲过,或者扛起你的自行车小心翼翼得从远处的树林里摸索而过。

现在想来。小孩子的世界我已然无法理解。

《奇风岁月》这样说:大人说,我们长大了,应该要有大人的样子。然而你知道大人为什么要对我们说这些吗?因为他们畏惧我们。我们的野性,我们的狂放不羁,我们洋溢着的生命力,这一切都令他们感到畏惧。而我们与生俱来的神秘力量更令他们自惭形秽,令他们感伤,因为,他们任由自己生命中的神秘力量随时间枯萎凋零。

几天前,我尝试赶走靠在舞台上观看的孩子们,我自惭形秽。

那时候朦胧得喜欢班上的一个姑娘。小孩子是藏不住秘密的,当我鼓起勇气告诉我的朋友们这个秘密时,惊讶得发现小伙子们竟然都喜欢那姑娘,然后是几乎半个班的小伙子们都喜欢她。

五年级我转了学,中学时再见那姑娘,孩子的小心思全没了。

那时候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放学,因为放学时我就可以和姑娘一同骑车经历上述的冒险。当然也不是每天都可以,姑娘和我并不是同一条路,她有好几种选择,得看她心情。当然也不是就我们俩。还有同路的一大帮兄弟。也许这就是我再也没有联系那群兄弟的原因。

通常和姑娘分开时,我就要面对那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小破屋了。每次如果是姑娘同行放学的日子,我们一群小伙子都是一边挥手再见,一边冲过破房子门前。

印象最深的云朵总是出现在铁道洞口上方的天空。云朵在上,火车穿行其下。而我冲刺在陡陡的下坡路上。

遇上有云朵的日子,是需要运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