衢州市开化县齐溪镇左溪村,好几年没出重点本科大学生了,今年终于考上一个,理科考了623分的准大学生汪志英一家却拿不出学费。“高中三年的学费都是减免的,要不女儿早辍学了。”爸爸汪耀法说。

  而汪志英已经忍了6年的下眼睫毛倒长的毛病,也必须要动手术,“现在视网膜已经有了轻微损伤,再忍下去问题更严重。”汪志英说,爸爸东拼西凑借来的3000元,要么做手术,要么上大学……

  如果你想帮助寒门学子,可登录快抱网(http://www.kbao001.com/)捐助,也可拨打快报助学热线0571—85051603(工作日10:00—17:00)咨询。

  五六年都忍了

  高考前这段时间必须挺住

  五六年前,因为修建高速公路搬迁,汪耀法一家终于搬离祖上留下来的老房子,靠征地补偿款把新房子框架造了起来。这座二层小楼至今还是红砖裸露,二楼的窗户也没装,阳台栏杆就用铁丝缠了几块木板。

  经历6月高考,汪志英说自己像虚脱了似的。“好长时间提不起精神来,最近一直在家照顾弟弟,闲时补补觉。”汪志英说,她也不敢太嗜睡,因为下眼睫毛倒长的毛病最难受的时候就是刚睡醒时。

  初中开始,她就觉察到眼睫毛不对劲儿了。“每次睡醒,眼睛奇痒,去洗把脸,把眼睛睁大,再掰掰上下眼皮就感觉舒服一点。我跟爸爸说,他说我电视看得太多了。”

  汪志英忍了三年,并从齐溪镇初中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——开化中学。直到高考前体检,医生发现她的下眼睫毛倒贴眼珠儿往里长,已经给视网膜造成了轻微损伤,如果再不手术治疗,后果会很严重。

  “爸爸赶紧带我去了开化一家医院,医生说手术后需要一两周康复,既耽误学习,还可能会落下疤,建议我们高考完再看看。”汪志英自己也说,五六年都忍了,高考前这段时间必须得挺住。

  晚一年上大学不要紧

  要先把孩子的眼睛保住

  有人问汪志英,学业这么重,眼睛又不舒服,是怎么忍过来的?汪志英“嘿嘿”一笑说:“那就是考验我意志的时候,经常往下掰掰下眼皮儿就好了。”

  高考填志愿,汪志英报考了江苏大学和宁波大学,具体报考专业她也不知道请教谁,就直接问了招生老师,“他们说哪个专业好,我就报哪个,反正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兴趣。”她承认自己是典型的“学一科、爱一科”,而不是“爱一科、学一科”。

  高考刚结束,汪耀法带着女儿到了杭州浙医二院,手术排到了7月底,治疗费用至少要3000元。“去年开始打工挣的钱刚够两个孩子初中和高中的生活费,基本攒不下钱。”汪耀法说,再把以前建房子和妻子生病、去世时的欠债还上,这3000元也是东拼西凑来的,“大学晚一年上不要紧,孩子眼睛出了问题就麻烦大了。”

  汪志英还在读初中时,妈妈突然精神失常,爸爸既要照顾妈妈还要看好弟弟,只能在自家周边的山上采粽叶挣钱。“有一天,爸爸忙完回到家,发现妈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”汪志英说,那时弟弟还在读小学。

  妻子走了之后,汪耀法一直在家照顾儿子。直到前两年,儿子读了初中开始住校,他也开始到开化打工。“我自己也没什么技术,就在开化工地当小工,八九十元一天,等熬到女儿大学毕业,我就能松口气了……”